yabo官网

范從來等: 多層協作提升資本配置效率

發布時間: 2019-06-08

     “zhiyouliyidemingxi,zibencainengzaichangsanjiaogengdafanweineishixianpeizhi,yuanweichengshizhongfuyudezibencainengshuruxinjinchengshijinxingchuangyetouzi,xinjinchengshiderenliziyuanheziranziyuanyoushiyinenghuodegenghaofahui。”

     處理好長三角區域擴容帶來的原位城市與新進城市契合問題,是資本實現高效配置、長三角實現高質量增長的重要條件。研究表明,目前長三角資本配置效率不高的原因主要是資本流動受阻、產業同構和金融發展不均衡。在長三角一體化戰略新布局下,新進城市給長三角注入新的活力,原本限制長三角資本配置效率的不良因素,有望通過原位城市與新進城市多方深度協作得到化解。
     積極探索投入共擔、利益共享的財稅機制。目前阻礙長三角資本流動的主要原因是“財政分權”體制下,作為促進經濟發展的重要因素資本,自然成為各地的主要爭奪對象,地方政府往往會設置流動壁壘對資本進行鎖定。解決該問題的根本辦法就是要探索投入共擔、利益共享的財稅共享機制。就當前現實情況而言,有兩方面可以討論。一是對于毗鄰地區,可以借鑒參考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范區正在探索的跨區域投入共擔、利益共享的財稅分享管理制度。二是對于不相鄰地區,應進一步推進“共建產業園”“飛地經濟”的發展,合理協商確定利益分享期,建立長效的飛入地與飛出地財稅分成利益共享機制。只有利益的明晰,資本才能在長三角更大范圍內實現配置,原位城市中富余的資本才能輸入新進城市進行創業投資,新進城市的人力資源和自然資源優勢亦能獲得更好發揮。
     合理產業分工,建立原位城市與新進城市的產業規劃對接機制,推進長三角產業平衡發展。據統計,長三角區域41個城市中有24個城市將電子商務作為優先產業,有26個城市將醫藥制造業作為優先產業,有34個城市將高端制造業作為優先產業,有36個城市將金融業作為優先產業,而實際上很多城市并不具備發展這些產業的基礎和條件,或者發展起來的產業可能由于存在運輸、成本、溝通等問題,并不符合比較優勢,造成配置于該產業中的資本使用效率低下。對此,各城市應從長三角“一盤棋”的規劃出發,建立合理的產業規劃對接機制。新進城市既要承接原位城市非核心功能疏解,進行順應產業生命周期的梯度轉移,又要積極發展具有當地特色的產業,形成差異化的產業分工。從省級層面看,上海應聚焦核心技術發展,同時借助蘇南國家科技成果轉移示范區、沿滬寧產業創新帶、G60科創走廊等平臺,協同蘇浙構建科技創新共同體。江蘇與安徽應分層推進制造業發展。江蘇憑借較好的產業基礎,應更注重創新鏈與產業鏈的融合發展,安徽有較多的新進城市,應更積極承接蘇浙滬的產業轉移。浙江要借信息技術優勢,積極發展數字經濟、電子商務等新引擎,同時區別上海的高端制造和江蘇的先進制造,引領小散亂的低端制造向精致制造升級,充分發揮民營經濟的優勢。
      深入推進長三角金融一體化,提升整體金融發展水平。金融一體化的推進,既有助于新進城市與原位城市打造功能互補、優勢疊加、特色鮮明的長三角金融集聚生態圈,又有助于“金融馬賽克”現象形成,為共享金融資源、促進金融流通提供平臺,反過來促進上海“金融中心”建設。在“中心—外圍”空間結構下,金融一體化的特征是要促進中心城市產生“涓流效應”,使中心城市的經濟能量能夠向外擴散,促進整體金融發展水平的提升。上海作為長三角城市群中金融輻射效應最強的城市,應更好發揮“金融中心”作用,帶動原位城市與新進城市共同金融深化,優化資本配置。鑒于我國目前間接融資為主、直接融資為輔的金融體系,信貸一體化是金融一體化的關鍵突破口。一方面城市間應打破行政力量分割和地方分治的傳統銀行管理模式,推動跨區域的機構互設與區域重組,搭建信貸自由流動的載體,另一方面應建立信息共享機制,打造“信用長三角”,減少區域間信息不對稱,提升區域金融信息交流。



fanconglai caixinlei

laiyuan: jiangsudajiangtang